要闻概览

本会动态

信息互动

活动公告

新一代海归创业渐成趋势 回国创业现在正是好时候

发布时间:2015/5/27 16:30:25

    很多留学生总想等待回国的最佳时机,然而“不回国是抓不住好机会的”。58日,在微软创投加速器开放日活动上,江宏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他从耶鲁大学博士毕业后在谷歌公司工作了3年,慢慢发现“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他回国后才了解到国内的后端服务市场如此广阔,于是创办了“Lean Cloud”,为用户提供数据存储、实时消息、统计分析等服务。

  对于周灏来说,回国创业就像“拔掉了心里的一根刺”。虽然已坐到了巴克莱银行全球精英中心副总裁的位置上,在国外生活稳定舒适,但他不喜欢那样“打工”的日子,因为“总有螺丝钉的感觉”,于是他毅然回国投身创业洪流。

  像周灏一样追求“真正成就感”的人越来越多。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自改革开放至2014年,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351.84万,学成回国人员总数达180.96万。2014年,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36.48万。

  在回国的留学人员中,创业或者加入创业公司渐成趋势。中国青年报联合智联招聘进行的一项针对海归和留学生的调查显示,当问到留学人才的职业选择时,多达54.0%的受访者回答“创业”。

  现在回来是最好的时候

  很多留学生总想等待回国的最佳时机,然而“不回国是抓不住好机会的”。58日,在微软创投加速器开放日活动上,江宏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他从耶鲁大学博士毕业后在谷歌公司工作了3年,慢慢发现“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他回国后才了解到国内的后端服务市场如此广阔,于是创办了“Lean Cloud”,为用户提供数据存储、实时消息、统计分析等服务。

  “创业时机没法预测,不过可以早点儿做回国准备。”周灏2012年回国时,周围不少人反对,理由是“国内金融和创业氛围都没起来”。谁也没想到,2013年余额宝突然引爆互联网金融,2014年国家出台一系列支持创业的政策,创业热潮如火如荼。他的“量化派”公司应运而生,帮助个人和小微企业快速获得低成本贷款,吸引了不少年轻人从大公司跳槽到这家创业公司。

  “本土人才的国际化程度正在日益提高,海归在这方面的优势正在逐渐缩小,不过,国内的创业机会较多,现在回来是最好的时候。”真格基金“真驿站”负责人刘元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一些国内的创业者已经有了国际化的视野和知识体系,英语很好,对国外的情况也非常熟悉。反而很多身在国外多年的人不知道国内创业已如此火热,创业者已如此优秀,一些O2O领域的产品甚至已在世界上遥遥领先。

  “海归创业最大的挑战是组建核心团队”

  去年,袁轶群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参加了很多创业圈组织的活动,在短暂就职于一家跨国企业后,她决定加入创业公司,“在高速成长的公司,学到的知识和技能不亚于自己创业”。目前她负责图片社交公司“nice”的海外市场拓展,是公司新的业务,很像是内部创业。

  “海归回国创业最大的挑战之一是组建核心团队。”袁轶群说,在天使轮融资阶段,投资人尤其看重团队,但不是每个海归都能带团队回来,或者迅速在国内组建团队。

  不过,刘元认为,留学人员回国能发挥更大的优势。在“真驿站”的活动中,很多海归都会向那些著名公司的CEO提出非常尖锐和深刻的问题,带来不同的视角,对于CEO来说也是一个梳理思路和思想交锋的过程。

  海归回国创业需要适应国内环境的同时,也在改变市场氛围。江宏今年过年时,把有竞争关系的公司全部列了出来,都送了小礼物,“我们有竞争也会有合作,大家在一起培育市场,还可以做朋友”。

  他想办一家令竞争对手尊敬的公司,“中国的市场很大,争抢用户是‘下策’,谁能争取新用户,抓住新的市场份额,才能更快地成长”。

  “山寨文化是海归创业的阻力所在”

  2012年周灏回国时,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虽然他收入不错,拥有多张国外信用卡并且记录良好,但想要申请一张国内银行的信用卡却很难。他瞄准这个市场痛点成功创业。但他的经历也折射出很多留学人员回国要考虑的现实问题。

  最近,袁轶群发现微信朋友圈在疯转一条新闻:上海或对创新创业人才放宽户籍限制。她觉得,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户口对于留学人员尤其是海归创业者来说很有吸引力。在国外工作了一段时间或者有自己公司的留学人员,回国的机会成本很高,他们要考虑孩子上学、医疗等福利待遇。

  刘元表示,中国创业正在蓬勃发展阶段,政府的鼓励与支持,民众的高度关注和认同,资本的充足供应,都是海归创业的重大利好,“智能手机用户近6亿人,只要切入1%的市场,就有很大的用户群”。但是“山寨文化”,是海归创业的阻力所在,因为“竞争很容易就激烈起来”。

  怎样才能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回国?中国青年报所作的调查显示,66.7%的受访者首选“健全法制”;65.1%的受访者希望“改善自然环境,提高食品安全”;63.0%的受访者建议“开放人才引进领域,促进体制内外人才流动”;62.4%的受访者期待“实施与优秀人才配套的薪酬制度和考核机制”。

  其他建议有:为留学归国人员提供住房、子女教育等政策性服务(52.9%);建立与优秀人才的信息沟通渠道(47.6%);完善科研管理体制(46.0%);放宽户籍限制(45.5%);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42.9%)等。

Back 返回上级>>